数字音乐洗牌并没有结束
文娱
2021
10/11
10:35

在线音乐在国内的发展史,与国内互联网的发展史几乎不相上下,互联网从PC到移动的两次大转型,更是让在线音乐在行业内部完成了大洗牌。在移动化大潮下,掉了队的百度音乐(千千静听)最终以出局而告终,而抓住时机的腾讯音乐与网易云音乐,则因此奠定了“两强”格局。


如今随着独家版权被解除,格局已定的在线音乐市场再次掀起了惊天巨澜。科大讯飞、字节跳动等大厂轮番进入在线音乐领域,更让沉寂已久的在线音乐再度吸引了外界的目光。


(配图来自Canva可画)


主打AI的讯飞音乐


9月26日,科大讯飞在北京举办了主题为“音AI而声”的讯飞音乐厂牌发布会,正式宣布其进军音乐产业。科大讯飞的系列动作看似突然,实则早有“预谋”。早在2013年,科大讯飞就曾推出一款名为“个性手机铃声”的铃声剪辑APP,主打铃声合成技术;在这之后,它又推出了搭载内容推荐功能的酷音铃声APP。


不过,科大讯飞在音乐领域的诸多试水,并没有取得预期之中的效果,兜兜转转之间科大讯飞在在线音乐领域仍然是籍籍无名。与以往不同,此次“讯飞音乐”厂牌的推出,或许将首开其深入探索在线音乐的先河,这从其披露的诸多信息可以一窥端倪。


比如,在业务范围方面,其经营的范围涵盖了音乐品牌营销、艺人经纪服务、媒体运营、文化产品等众多业务品类;在厂牌调性方面,讯飞音乐更加强调其AI技术属性以突出其品牌辨识度。例如,在音乐评估、定向推广、辅助创作等方面,科大讯飞基本都引入了自家AI技术。此外,讯飞音乐还推出主打AI+概念的词曲交易创作平台“词曲家”,目前已经积累了词曲数万首。


拥有丰富的词曲和广阔的业务生态还不够,要想打响厂牌音乐知名度还需要用户认可才行。根据科大讯飞的说法,讯飞音乐旗下歌曲截止目前总播放量已经突破了200亿次,播放量过亿歌曲也达到了30余首。若只从单曲目数量来看,其与TME、网易云音乐等大厂尚无法相提并论。但从单曲播放量的角度来看,讯飞音乐歌曲的用户还是相当“广众”的。


而讯飞音乐选择做AI音乐厂牌,也是有多方面考虑的。一方面,作为深耕AI技术领域多年的行业巨头,科大讯飞的AI技术在语音合成、AI变声、歌曲测试方面,具备广泛的应用前景;另一方面,此前关于音乐版权的存量之争已经因为“反垄断”而告终结,版权开放带来的行业竞争得以重新焕发光彩,此时入局正当其时。


起死回生的虾米音乐


就在讯飞音乐入局不久,从前已经宣告“死亡”的虾米音乐,也再次以公告的方式宣告了自己的回归。


9月24日,虾米的官宣复出,彻底点燃了从前为虾米“生不逢时”而关停的用户热情,相关舆情也在极短的时间之内引发了巨大的关注量。不过,从虾米回归后的定位来看,“复活”的虾米早已经与从前的虾米大不相同了。


例如,回归后的虾米基于场景、内容和音乐人三块儿,分别推出了音乐演出业务、虾米OST子厂牌、新人发掘服务体系等等,其核心都瞄准了线下演出市场,这与从前主打听歌的音乐播放平台决然不同。而虾米做出这样的定位,则是各方面权衡后的结果。


一方面,新成立的虾米将与原本主打线下演出票务的大麦网合并,这使其能够在较短时间内对接大麦网多年积累下来的行业资源,不至于完全从零起步。大麦网深耕行业多年,借助其深厚的行业积淀,以及其与大到迷笛、摩登天空这样的音乐节专业户、小到各城市的LiveHouse、户外舞台、艺人工作室建立的良好关系,虾米音乐可以迅速切入线下音乐演出这个全新的市场。


另一方面,过去虾米音乐的线上影响力仍在,这对其转战线下演出市场极有帮助。作为曾经业内声名在外的玩家,虾米音乐在线上音乐市场具备较大的行业号召力,这也是其在被关停之后仍被粉丝缅怀的原因。而随着虾米音乐转战线下演出市场,这种强大的号召力无疑会对其低成本获客带来极大的便利。


先行一步的TME Live


近年来线下演出市场的蓬勃发展,本质上反映了消费者对音乐场景体验的改变,而这也正是诸多大厂竞相入局厂牌音乐的根本原因。而基于场景音乐的布局,腾讯音乐早在2020年初就已经开始介入了。


当时,腾讯音乐提出了成立全景音乐现场娱乐品牌“TME Live”,并采用线下筹办+线上直播以及纯线上呈现两种形式。随后TME Live更是作为腾讯音乐的重要组成部分,在腾讯音乐的年报中被予以重点披露。


在2020年腾讯音乐的财报中,对TME Live有这样的评价:“TME Live通过与全球百余位知名音乐人合作,举办超60场线上演唱会。同时通过品牌合作、增值服务,开拓出更多商业化渠道。”可见,TME Live在腾讯音乐诸多业务中的重要地位。


当然,仔细对比腾讯音乐与虾米音乐的布局,还是能够看到明显的区别。比如,被整合进大麦网的虾米音乐,明显是在试图走一条差异化的场景音乐发展之路;而拥有海量版权资源和用户流量的腾讯音乐,目前的着力点仍主要在线上。


另外,“复活”后的虾米音乐则更偏重于探索独立音乐的方向。无论是从野孩子到秘密行动,从万晓利到joyside,演出阵容中没有流行大咖,目标直指独立音乐爱好者群体,这也算是虾米音乐在做线下音乐上的一种开创性尝试。


而在做TME Live的思路上,腾讯音乐走的却是大咖、大市场路线,通过汇聚如毛不易、张杰、汪苏泷、刘若英等一众顶流来为品牌打开市场。显然,在传统在线音乐市场保持“一超”地位的腾讯音乐,在进军新领域之后依然保持着大开大合的行事风格,试图在新领域继续先声夺人。


厂牌音乐的全新未来


尽管无论是在起步时间、具体路线还是在侧重点上,虾米音乐和讯飞音乐都与腾讯音乐有着明显不同,但在拓展场景音乐的风向上,三者都基本一致地指向了厂牌音乐,这也预示着厂牌音乐市场或将重演曾经的巨头搏杀,而整个数字音乐行业的轨迹也在因此发生着明显的偏移。


首先,诸多厂牌音乐入局利于推动行业的良性竞争,打破传统的版权竞争博弈。过去腾讯音乐凭借着控股中国音乐集团,推动QQ音乐、酷狗音乐和酷我音乐三大平台的合并,占据了超过50%以上的国内在线音乐市场,并通过大规模版权采买和投资“三大”世界音乐厂牌(索尼、环球和华纳)股权的方式,从源头上形成了独家版权壁垒,从而形成了一家独大的超然地位。


但独家版权让版权的流动性降低,厂牌音乐也日渐进入到了“圈地自肥”的歧路上去了。以环球音乐为例,其在之后的一段时间内保持了连续多年的业绩正增长,而这种增长正是通过“版权费”和“保底费”的方式实现的。对于行业而言,这种资源高度集中的厂牌音乐发展模式,显然不利于行业的健康发展,而独家版权的打破以及新厂牌的入局,无疑会打破这一传统。


其次,诸多厂牌的入局有利于形成以鼓励原创、拓展增量内容的新发展格局。如果说过去版权是架在数字音乐行业头顶上的“达摩克里斯之剑”的话,如今伴随着版权的“解禁”,这一切将归于烟消云散。


而随着版权壁垒被打破,行业对原创内容正表现出前所未的渴望。有比如,腾讯音乐先后发布了原创音乐人计划和伯乐计划,来吸引原创音乐内容的发展;网易云音乐也推出了“石头计划”来扶持原创音乐;诸多新加入的厂牌如讯飞音乐等,也把内容原创看做是自己进军音乐产业的全新目标。


而随着诸多厂牌的入驻,以及各大平台对原创音乐内容的鼓励,行业将有望重新回归到鼓励内容创新的方向上去,届时行业或有望重现曾经华语乐坛百花齐放的繁荣景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