丁磊20年来第一封股东信刷屏,道出了网易的“阿甘哲学”
金融科技
2020
05/30
04:44

网易登陆纳斯达克20个年头后,丁磊发布了第一封股东信。

预料之中的是,丁磊这封股东信连同网易即将在香港二次上市的“实锤”,迅速在互联网圈刷了屏。

预料之外的是,长达2000字的信中,并未通篇画大饼讲述网易的战略定位、盈利预期和业务布局,而是阐述了网易特有的哲学:像一个傻瓜一样,为一件事坚持,为一个念头疯狂,总有一天会找到想要的答案。

网易身处的互联网行业,一直是聪明人的江湖。在这样一个注定被聚焦的发声渠道上,丁磊为何丝毫不掩饰对“傻瓜”的钟情,想必是不少人心中的疑问。

01 丁磊与《阿甘正传》

近十年的深居简出,让外界对丁磊的印象有些模糊。即便是被坊间津津乐道的传闻,也多半出自“他人之口”。

就像吴晓波曾在《锵锵三人行》中对窦文涛说的:“我见过的中国富豪里面,三分之二以上都是不快乐的,除了丁磊”。

于是“最快乐富豪”的形象逐渐深入人心。互联网圈子里提到丁磊时,从来不缺少各种欢乐的段子:比如喜欢穿300块钱的优衣库、被做成表情包承包了网易员工的快乐源泉、就连HR也用他定制神曲来招人……玩主、感性等渐渐成了丁磊的“人设”。

不过,丁磊并非一个天生抗拒媒体和镁光灯的人,至少在2003年摘得“中国首富”的头衔前不是。在那之前不算丰富的文字资料里,丁磊对外采访和演讲中提到最多的正是《阿甘正传》。

2000年的某个周末,丁磊在北大作了一场演讲,简单回忆了自己的创业经历后,丁磊说了一段相当煽情的话:“我非常欣赏《阿甘正传》,特别是阿甘跑遍美国的那一节。一开始,阿甘也是在冷嘲热讽中开始自己的历程的,但后来,他却带动了成千上万的人跟在他后面一起跑。从’疯子’到‘领跑者’,是每个创业的人都要经历的一个过程,没有阿甘的执著精神,是走不完这个过程的。”

因为不懂国际规则出现财务误报,网易在2001年惨遭纳斯达克停牌,《华尔街日报》甚至评论称:“互联网门户网站网易似乎走到尽头”。对于这段辛酸往事,几乎没有人在意刚刚30岁的丁磊是如何熬过来的,只有丁磊在一次采访中偶然提及:那时候看了5遍《阿甘正传》,跑步、打乒乓、捕虾,阿甘做的每一件事情都很简单,但关键在于他做到了极致。

2003年丁磊亲自率队到杭州招聘,对刚毕业的学生们开出了十万年薪和持续增长的股票期权。放到今天的话,这样一份诱惑力十足的招聘广告足以刷屏朋友圈。丁磊彼时给出的解释是:“选择人才我并不注重成绩,我所看重的是能力。我喜欢阿甘这样的人,目标和坚持正是我们现在的许多年轻人所欠缺的。”

今天几乎没有人将丁磊和“阿甘”联系在一起,但早期的网友们可能对“网络大少爷”的ID并不陌生,那时候的丁磊写下了这样的签名:“人生就像一盒手榴弹,你永远不知道会拿到哪一颗。”略带调侃的文字背后,也让外界看到了另一个丁磊,一个独立于“玩主”人设之外的丁磊。

02 网易的“阿甘哲学”

作为一家创始人文化浓厚的企业,丁磊的阿甘情结显然影响了网易。只是和外界读不懂只会奔跑的阿甘一样,市场也在某种程度上误读了丁磊和网易。

一种比较流行的观点是,丁磊是个兴趣点漂移不定的人,导致网易的产品布局缺少章法和边界,一家让人“看不懂”的公司成了互联网观察者们的共识。

之所以“看不懂”网易,是因为外界“看懂了”其他互联网公司。

阿里巴巴很早就明确了“打造社会未来的商业基础设施”的战略,然后在电商、金融、云计算、泛娱乐等赛道上有序落子;

腾讯在20周岁时启动了新一轮战略升级,在连接人、连接数字内容、连接服务的基础上,将进一步探索更适合未来趋势的社交、内容与技术的融合,并推动实现由消费互联网向产业互联网的升级;

即便是美团、拼多多这样新崛起的互联网大户,也找到了自身的战略定位,前者要深耕本地生活服务,后者以Costco+迪士尼的结合体自居......

丁磊似乎对这种战略定位不怎么苟同,在股东信中表达了观点:“在我看来,战略是一个被玄化的概念。谈起战略,很多人总是希望展现宏伟蓝图、精巧计算,但商业的魅力正在于,总有一些意外会让那些纸面上的精妙计算失灵。”

网易的业务战略俨然少了所谓的“宏大构想”,从邮箱、门户、游戏到教育、音乐、电商,似乎很难看懂网易的边界。然而不可否认的是,网易推出的大多数产品都对用户需求有着独特的理解,不少产品的出发点并不是为了商业化布局。

回到《阿甘正传》的电影中,或许更能理解这种商业哲学的奥秘:为了实现好友布巴的遗愿,阿甘用广告代言的钱买了一艘捕虾船,甚至为了捕到虾在一个暴雨夜出海,结果码头里的其他捕虾船都被飓风摧毁,阿甘的捕虾船最终发了大财。在其他的捕虾人眼中,捕虾只是一种生计,对于阿甘却是一种热爱。

网易在很多赛道里的表现都和阿甘有些相像,网易云音乐就是最直接的例子。有人问丁磊网易云音乐的最大威胁是什么,丁磊的回答是“怕大家失去了对音乐的热爱。”在线音乐可以说是资本运作最频繁的赛道之一,腾讯音乐凭借一连串的并购和版权竖起高墙后,不少玩家选择退出了战场,网易云音乐却在市场上牢牢占据了一席之位。对于其他公司来说,在线音乐只是泛娱乐生态的一环,丁磊的出发点是对音乐的热爱。

丁磊口中网易特有的哲学,似乎也可以称之为“阿甘哲学”。

03 “阿甘”的长远主义

深究“阿甘哲学”的内核,与道家的“无为”思想有着异曲同工之妙。

任凭周围的世界如何变化,阿甘总是我行我素;不管互联网行业有多少诱惑性的风口,网易都按照自己的节奏稳扎稳打。

早在2009年的ChinaJoy上,丁磊就在发言中阐述过自己对企业经营的理解:“当一个企业的产品毁了的时候,不管是168年的企业,还是十几年快速壮大的企业,都有可能很难再回来。”

之后的十年恰逢中国互联网最为疯狂的十年,赶上移动互联网的浪潮,每年都有新的风口,资本也乐此不疲地批量生产独角兽。但大多数拥抱风口的企业陷入了一种怪圈,需要不断根据外部环境的变化调整方向,管理层的注意力被集中在商业模式上,逐渐偏离了产品为王的轨道。

回忆一下这段时间里称得上优秀的产品,错过了所有风口的网易却是最有存在感的企业之一,网易云音乐、网易严选、有道云笔记,再到《阴阳师》为代表的一系列手游,一次次赢得了“网易出品,必属精品”的用户评价。

折射到业绩表现上,2009年网易全年的营收为38亿元,到了2019年这个数字已经增长至592.4亿元。同时上市20周年的时间里,网易的股价增长了2000多倍,每年的资本回报率都超过26%,可以说是当之无愧的“中概股第一牛股”。

信奉“阿甘哲学”的网易绝不是一个像阿甘一样的傻瓜,恰恰是市场中最聪明的人。如果一家企业的生存根基建立在变化的事物上,再精妙的计算也会失灵。丁磊的感悟是:“做公司,从来不是百米跑,而是马拉松。起跑和一时的速度不代表赢面。既然追求的是长远,就要拿出对得起用户和时代的好东西。”

只是“讨好”用户也是有代价的,打磨优秀的产品需要降低对速度与规模的追求。确切的说,外界对网易的所有不解和质疑都源自于“慢”,似乎与互联网这个行业格格不入,再激进一些还会给网易贴上偏安保守、不思进取的标签。

以往太多人对互联网的认知偏向于“快餐化”,习惯于用一套看似正确的标准衡量互联网企业,一旦某个新兴领域快速崛起,而所谓的互联网巨头没有迎头赶上,在营收上又无法保持高增速的时候,多半会陷入“掉队”的舆论漩涡。一些战略定力偏弱的企业,往往被互联网的一元化标准所“绑架”,辗转徘徊在一个又一个风口之间,一次又一次错估了适合自身的正确方向。

网易让外界看到了互联网的另一面:互联网绝不是一个风口堆砌起来的产业,“慢”也是一种生存方式。如同电影里看似喜欢做“傻事”的阿甘,由于没那么多顾虑牢牢操控了自己的方向,最终用自己的节奏超越了所有人。

04 写在最后

正如丁磊在股东信中给出的“看懂”网易的方法论:当你用“用户”、“热爱”这些关键词去检索网易的过去时,再也不会看不懂网易。

无疑为外界提供了一个审视互联网企业的新视角。不少创始人喜欢把互联网上的竞争比作“战争”,可不管是以取胜为目的的有限战争,还是以延续战争为目的的无限战争,或多或少都夹杂着成败胜负的豪赌。可这种“战争思维”的目标对象是谁呢?恐怕不是用户,而是资本。

特别是在中概股危机,越来越多互联网企业回归香港上市背景下,丁磊的“阿甘哲学”不只适用于网易:追逐资本当赌徒,十赌九输,因为风口和风向本身就是不确定事件;追逐用户谋长远的,自然也被资本追逐,毕竟这才是一家企业最核心的价值。

追逐资本当赌徒,十赌九输,因为风口和风向本身就是不确定事件;追逐用户谋长远的,自然也被资本追逐,毕竟这才是一家企业最核心的价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