假如把瑞幸的贪婪放大一万倍
热点
2020
04/08
08:34

作者 | 耳 令

编辑 | 杨一枝

来源 | 银杏财经(ID:xinyingcj)

瑞幸自曝的第一天,买他;瑞幸自曝的第二天,买他;瑞幸自曝的第三天,喷他,但还是要买他。

瑞幸真的没有愧对“营销界黑马”这个称号,一份自曝书一出,APP一跃冲上了苹果App Store美食App类目第一名,还附送了好评一片。而就在一个月前,瑞幸的名次还在350名开外。可以说是一分广告费不花,让“民族之光”普照全国。

除开那些囤积着1.8折券想赶快用完的,估计有不少人是因为认识到瑞幸割的是大洋彼岸的韭菜,这才涌了进来。面对万恶的资本主义,群众向来是团结的。连中国证监会发文批评瑞幸造假,第一热评写的都是“关你啥事?”

数据造假,但咖啡不假。我们喝咖啡,资本主义吞咖啡渣,有什么不可以?

面对群众的解囊相助,瑞幸也不忘记感恩大回馈,自曝的第二天还“元气满满”地开了家新店。依然是热腾腾地免费赠送。公众号依然照常推送。

这剧情看着总觉得有点眼熟。曾几何时,资金链压力早露端倪的乐视网,也是凭借着一个妄想收割美股韭菜的大型故事,吸引了一拨又一拨名媛财阀为其站台。直到贾跃亭去了美国,仍存在一种声音,认为保护乐视就是在保护中概股的信誉。

可股东们对乐视的信任,正如那些拿着咖啡杯 “杀富济贫”的人,终究还是错付了。

4月7日晚,瑞幸正式宣布停牌,盘前最高上涨10%,成交额802万美元。在这股冲击波之下,在线教育龙头大哥好未来也开始自曝员工作假,爱奇艺也遭遇了Wolfpack Research和浑水的做空,暴跌12%。

瑞幸退市、高官坐牢,几乎是无可避免之事。上游供应商赔钱、12000名员工砸了饭碗、3000多家门店的房东收不到余下房租、成批小鹿茶加盟商面临倒闭,也是可以料想得到的剧情。

一大堆烂摊子摆在面前,有人却以为这排多米诺骨牌会向后来个倒立。就好像,只要堵住揭露者的嘴,那个巨大的窟窿迟早会补上,而人性的贪婪,不会在得逞后放大为成倍的欲望一样。

也有人认为,虽然瑞幸创造了历史性丑闻,但和当年的安然、世通根本不是一个量级。况且资本都是逐利的,就算好未来和爱奇艺被牵扯,其它的中概股不还在涨吗。

可事实真的是这样吗?我们可以忘记那些优良中概股当年是如何被信誉危机殃及,可以忘记他们是如何艰难地反击。但我们不该忘记,贪婪与欺骗,曾给人间带来怎样的炼狱。

不揭穿,谎言就不存在?

如果悉心研究人类诈骗史,就会发现我们容易受骗的本质就在于喜欢听故事。既然要听,那么那个讲故事的人就十分重要,同一个故事不同人讲会起到不同的效果。以至于,有时只要说书人够体面,再烂的故事也有人听得下去。

1999年,一位名不见经传的华尔街经济分析师,哈里·马可波罗斯,认为自己发现了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诈骗案。但奇怪的是,检举了十年都没有人理他。

马可波罗斯要检举的人是伯纳德·麦道夫。一位拥有近半个世纪“白璧无瑕式”从业记录的投资专家,一位被人们称作“纳斯达克之父”的节俭老人。马可波罗斯指控这位声名显赫的人物设计“庞氏骗局”。

“我把所发现的史上最大的庞氏骗局送到他们手上,但不知为什么,他们竟然连个像样的彻查都懒得做。” 连续多次向证券交易委员会检举得不到回应,马可波罗斯表示不可理喻。

其实世人心中的OS完全可以猜到:令人尊敬的麦道夫先生怎么可能像那个臭名昭著的查尔斯·庞兹一样欺骗世人?以他的段位起码想个新鲜一点的招数。况且,麦道夫先生口中那个“投资必赚”的项目,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进去的。要加入还得经过“审核”,骗子怎么可能多此一举呢?看看他的投资者,社会名流、明星政要,连大导演斯皮尔伯格都在列……

1999年-2009年之间,马可波罗斯检举了十次,但证券交易委员会不屑一顾。他们并不相信这个脾气有点古怪的小人物。直到麦道夫的两个儿子亲口说出了事实,人们才知道麦道夫管理的基金根本没有投资任何项目,多年来他坚持在做的只有一件事——不断吸纳新客户的钱,为老客户支付收益。

怪不得但凡有人问他做到是什么项目为什么这么赚钱,他都只回答:商业机密。原来,老头一直裸着半个身子在走路,而人们之前权当他穿着肉色秋裤。

如果说瑞幸的欺诈尚且像模像样地讲了一出 “优惠券盈利传”的故事。那么麦道夫事件完全是一群人靠着想象力意淫了一出大戏。虽然荒唐,但也让更多骗子看到,原来内生的信任感是如此坚不可破。

若不是金融危机使这些富人的闲余资金受到波及,麦氏不得不面临70亿美元的赎回压力,这个故事,说不定还可以讲很久。就像瑞幸这出戏,如果不是一份做空报告牵扯出诸多质疑和诉讼,无论是相关利益者还是羊毛党,依然还是愿意听下去。

当然,麦道夫事件带来的影响也是惨痛的。2008年,法国投资基金管理人德拉维耶伊谢,在纽约办公室进行了自我了断。而他生前对麦道夫一直保留着五体投地的信任。麦道夫曾经也试图在平安夜和妻子一起服药自杀。但最终没勇气完成,而是去监狱服刑150年。

谁都知道150年刑期毫无意义,况且当时麦道夫都已经70多岁高龄。于是各项债务压力传输给麦道夫的家人,两年后,他的儿子麦克不堪重压选择上吊自杀。

策划出这场损失共500亿美金、近4万人上当的世纪大骗局,麦道夫的手段高明吗?不见得,市场起起落落本是常态,但麦道夫的投资盈利曲线一直上扬,几乎没有回落。这显然违背了基本的金融学常识。

麦道夫的骗局之所以成立,是基于那份直指人心的洞察。长年混迹于华尔街的麦道夫显然早已看清楚,人性是弱点是什么。他知道贪婪就像一列便车,一旦有人成功搭上,就会有更多人会主动加入。而他显赫的身份就如同皇帝的新衣,裹挟着真实和理智,哪怕有人指证他什么都没穿,人们还是会主动将一切合理化。

旁氏骗局大白天下多年,这种骗局至今仍可以活跃在人间。或许,大家都在想,只是搭一下这免费的便车,只要及时下车,悬崖一定还远着呢。

一直吹,泡沫就不会破?

一个人的谎言,或许可以转日回天,如果整个社会都在撒谎,又有几人能逃出去呢?

1929年的春天,老肯尼迪(约翰·肯尼迪的父亲)对他的职业生涯开始产生了怀疑。他发现擦鞋摊的小童开始向他振振有词地介绍当天的热门股票。接着小童吹着口哨,心情很好。但老肯尼迪却沉默了下来。

作为当时华尔街著名的投机专家,他操作过不少坐庄行为。比如买断玻璃制造企业Libby-Owens-Ford的大部分流通股,伙同上市公司贿赂记者,释放有利信息,以此控盘股价。或者是订个酒店套房,与多达30家股票经纪商,针对某家公司以对敲方式频繁买卖股票,使股价暴涨。

这样一个大庄家,却在小童三言两语中感到了危机,他说:“如果连擦鞋匠都和我了解的一样多,我就不想继续呆在里面了。”

当时的纽约,大街小巷,男人女人,老人小孩,都在议论股票。信差、报童、农场主、商户,各个阶层的都想进入这个人人都有钱赚的地方。钱不够了,就不断通过贷款增加股票的杠杆。甚至连股票经纪人都会主动给你借钱。

一片繁荣的背后,是大批精明的投资者默契地聚集在一起,无声并无情地共同收购某一支个股,互相交易以拉抬股票的价格,然后开始在市场上倒货,以获取巨额利润。一起营造了空前绝后的牛市幻影。

1928年,股市在12个月里上涨了50%,而当时股市里已经有90%的钱来自于借贷。连那位给老肯尼擦鞋的小童帕特·博洛尼亚都知道只需要10%的钱,6000美元就可以拥有6万美元的股票。

马克思曾经说过,如果有百分之二十的利润,资本就会蠢蠢欲动;如果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润,资本就会冒险;如果有百分之一百的利润,资本就敢于冒绞首的危险;如果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,资本就敢于践踏人间一切法律。

如果马克思出生在20年代的美国,他一定还会补上一句:如果有百分之九百的的利润, 法律都将为资本改写。

在凯文·柯立芝掌权期间,华尔街的权利不受制衡地持续增长,甚至执政团队都由华尔街的银行家和金融家组成。“一切都很好,经济在成长”、“市场会照料一切,政府的工作就是不要挡路”,这是当时精英分子和政客普遍的论调。

1929年春天赫伯特·胡佛用他的总统就职演讲打消了大家最后一丝疑虑:“我们现在舒适和安全的程度远远高于世界历史上的任何时期……”

老肯尼迪可能这场疯狂盛宴中最先离席的。他凭借资本家的嗅觉闻到了阳光背后的春寒。于是迅速清掉了所有的股票,不但如此,还通过大规模做空赚足了财富。为其家族的未来奠定了基础。

老肯尼迪套现后可以不管洪水滔天,但胡佛就没那么幸运了。当时发表就职演讲时他心里就在打鼓,只是他没有勇气去整顿。而这种政治上的怯弱,很快就让他接受到了命运的打脸。

10月,“黑色星期五”拉开了大萧条的序幕。成千上万的美国人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储蓄一夜蒸发,两周内,蒸发了300亿美元财富。大崩盘之后,民众信心坍塌,纷纷跑到银行去提现。接着,银行破产了,工厂资金链断了,失业人口增加到1500万。情况最糟的时候,一卡车燕麦连一双球鞋都换不了。

没钱没工作,可日子总得过下去,于是美国人学习一些“生活小技巧”来对抗饥饿和寒冷。他们会用5美分买一杯咖啡,再要一杯免费热水,混入柜台上赠送的番茄酱,做成一杯番茄汤。为了抵御寒冬,他们在衬衫下塞满报纸,抵御寒冬。如果鞋子破洞了,他们会将棉花和纸板放在鞋子里挡住。哪怕雪浸入鞋里,鞋钉刺伤脚后跟,他们也得咬着牙变换步态走路。

一夜之间,从繁花似锦到食不果腹。很难想象,那些唱惯了“美国梦”的人,经历了怎样的绝望。

警惕资本的残羹剩汤

麦道夫事件和美国大萧条带来的影响深远,但也并非个例。资本市场挂羊头卖狗肉的行当不胜枚举。而这些始作俑者体量都远远超过瑞幸,带来的影响也不可同日而语。

一个安然倒下了,拖累了一批银行,4000多名员工失业,丧失退休金,还牵连全球五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的安达信倒闭。

一个世通破产了,众多债权银行有帐难收,亚洲股市牵连动荡,小股民血本无归,世通注入大笔投资的密歇根州养老基金损失约116亿美元。

从表面上来看,是投资者的激进,政客的放任,跟风者的盲目共同酝酿了这些人间悲剧。但其实许多事情早有先兆。

在麦道夫自曝之前,质疑的人也很多,但执拗如马可波罗斯只有一个;安然当年辉煌一时,其实根本没人说得清它到底是怎么赚钱的;世通当年大举并购,用的都是股票,这种“兑水”行为换在平时大都会抛股套现,但由于股市表现卓越,结果反而迎来吹捧性上涨;而美国大萧条之前就更是疯狂,执政党完全明白后果是什么,但就是没人愿意主动踩刹车。

和那些拿着优惠券救市的“民族英雄”一样,谁也不愿正视,自己正在喝资本的残羹剩汤。在他们眼中,一场山火、一次旱灾、一个物种的灭绝、一座城市的消失,都是不值得注意,除非,这场灾难大到和每个人息息相关。

今天的瑞幸,会不会在明天成为咖啡界的安然,他们是不管的。反正澳大利亚的山火烧不到大兴安岭,哪管它对全球气候有什么影响。

歌德曾经说过,常识是人类的守护神。或许,在免费咖啡面前,常识总显得寡淡无味。$瑞幸咖啡(LK)$‍